你对教育的这几点误解,很容易影响孩子

浏览量:62 次

导读

长久以来,“教育”这个话题一直牵动着全社会关注的目光。今天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信息技术改变了知识的传播方式,极大地提高了传播得效率。教育作为一个由来已久的领域,在这样的环境下,暴露出许多尖锐的问题。


今天我们的教育面临什么样的挑战?智能时代,我们需要怎样的教育?教育唯科技论真的那么万无一失吗?


在2018年10月25日的2018信睿论坛-科技与教育分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汤敏、科幻作家郝景芳、科学队长CEO纪中展与我们分享了她们对于当下的科技与教育关系的一些思考。


今天,阿信与你分享她们演讲中的精彩内容,希望对你有所启示。

1

让科技填平教育的鸿沟

内容摘自汤敏演讲

一提到鸿沟,我们自然就会谈到教育的问题。在发展中国家中,中国的教育应该可以排得上最前列了,但是我们同样存在着很多问题

首先,现在很多学生对教育已经不感兴趣了,老师讲得水平太差。现在的课堂上,学生都在玩手机。

第二个问题是教育的内容。有人曾经这么说,大学入学时学的知识,等到毕业时就都已经过时了。这个可能有点夸张,但是我们的教育内容陈旧,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

第三个问题关于教育的公平。城乡之间甚至是城市的好学校和坏学校之间,差别都是非常大的。

怎么来解决这些问题呢?现在整个社会的技术和科技变化地非常快,怎样让我们的教育提高学生学习的兴趣,让教育的内容追上科技的发展,让公平的教育、高质量的公平教育能够到达最贫困的地区。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教育的不公平,核心在于教育质量的不公平。教育质量,更重要的不是课桌椅,不是教室是怎样的,而是教师的水平。

好老师都是有限的,教育的不公平就是因为优秀老师太少,优秀老师只能教几十、几百名学生。但是有了互联网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互联网的方式,让优秀的老师可以教几百、几千、几万名学生?

通过互联网,我们尝试了一个叫“双师教学”的实验,在一个山区乡镇中学让一位北京人大附中的优秀老师和一名当地的老师共同教学。

我们把人大附中老师的授课内容拍下来放到网上,由乡村老师先看一遍,他会把其中不是很适合在乡村学校讲授的一些太高深的内容做一些剪辑。

第二天上课时通过播放视频,学生可以直接听到人大附中老师的授课。当人大附中的老师开始提问时,乡村学校的老师会把录像的声音关掉,由在座的学生回答提问,并以此来判断学生掌握了没有。如果发现有些学生还不太清楚,他会利用一些时间做一下讲解,然后大家再继续学习。

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效果出乎我们的意料,这些学生的成绩大大提高,平均提高了20分以上,而且学习风气发生了极大变化。

更有意思的是,一开始我们认为学生受益很大,两年后却发觉受益最大的是这名老师。他相当于每天跟着人大附中的老师做培训,不但要听人大附中老师讲课,而且还要去做剪辑,去辅导学生,他知道人大附中老师的授课可以怎样改进。两三年以后,他就可以独立讲课了,而且讲得非常好。

这只是互联网教育在课堂教学的应用试验,其实不单如此,通过这种方式,同样可以在学校之外的地方来推动。

利用互联网教育的方式,把无论是老师的教育资源、电商的教育资源,还是返乡青年的教育资源、农民工的教育资源,都通过互联网传递出去,这样形成一个终身教育、优质教育资源共享的模式。

如果我们有了这样一套系统,如果这套系统运作地成功,那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扶贫和我们的社会发展就可以快速形成更好的变化。

2

智能时代需要怎样的教育?


内容摘自郝景芳演讲


未来是什么样子?我是不确定的。任何拍着胸脯打包票说未来时代就是那样的话,肯定是不负责任的。

然而很多时候对于教育应该如何做,确实要基于我们对于未来的预测。因为等孩子长大真正步入人生的时候,肯定不是步入今天的时代,而是步入未来的时代。

如果我们对于未来的时代判断本身是有问题的,那么我们很可能给孩子的教育、让孩子做的准备就是有问题的,所以我先从对于时代的一个简单判断讲起。

我们要看整个人类历史趋势有哪些非常宏观的东西是相对确定的,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人的身份和职业的多样性一定是增加的。从狩猎时代到农业时代,从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在变化——政治体制在变化、经济模式在变化、家庭结构等都在变化,但这个趋势是确定的。

在早期的采集狩猎时代,人类只有两个身份:采集、狩猎,以及在家养育后代。到了农业时代,已经有了士农工商各种身份。而到了工业时代, GDP里包含制造业、建筑业、批发物流、交通运输等各种各样的行业。每一个时代大的变化,身份、职业、行业都在指数级的增加。

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信息时代、智能时代的边缘,看到了一些苗头。就是在现有的实体工业生产的基础上,我们叠加了整个一层信息、知识、智能行业。我们已经看到了知识生产、知识付费、知识的交流网络,信息传输、数据分析等都是在信息时代产生的新行业,它们大大地丰富了职业的多样性。

我相信,人类进入信息浪潮的智能时代,其他一切都是不确定的,但是一定会有更多样化的职业和身份出现。

那么,在这样一个大趋势下,我们应该如何做教育?

我很同意尤瓦尔·赫拉利教授的一个判断:未来是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人的流动性也一定是增强的,你需要具备的能力是快速适应变化的能力——我认为这应该是我们对于未来最重要的判断。

我们让孩子去面对的未来,一定不是某一个我们想得特别清楚、特别具体的未来,而一定是一个不断发生变化的未来。我们让孩子具有的能力,也应该是一种发生了变化、他也能够从容应对的能力。

所以如果你问我,今天的教育最重要的是教什么?到底是学科学重要还是学人文艺术重要?基础教育到底应不应该学?知识到底应不应该学?这些都太具体了。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回到教育本身,想清楚教育的职责到底是什么?

从古代开始,教育最重要的职责就是让孩子有能力为他的人生做好准备。一个孩子为什么要在父母身边成长这么长时间?其他动物可能在父母身边待一小段时间就要自己独立觅食了。但是在人类有限的一生中,孩子要在父母身边生活这么长时间,需要用十几年的时间才能成熟起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这么长时间,对于人类这个物种来说是不是很浪费?我们能不能两年就进化出一个成熟的个体?其实不能,因为这个漫长的阶段是他的大脑、智力得到最好发展的阶段。

教育就是在这样一个阶段,让不成熟的个体对他的人生做好准备。

结合上述两个大的基本判断——一是未来的时代一定是快速发展变化的,会有更多职业和身份出现;

二是回归教育的本质,让一个人对他自己的人生做好准备——未来的教育,应该更加注重教会孩子去发现世界是怎样的,教会他去思考我应该怎样做。这种让孩子能够独立思考的能力,才是我们的教育最应该让孩子具备的能力。

但这种能力是我们在当下的教育中是不太提倡的,甚至有时候我们会压制这样的能力,告诉孩子你别自己瞎想,你也不许做出选择。

我相信在未来,独立思考时代、判断世界、做出选择的能力,将是一个人的刚需。没有这个能力,在未来快速变化的时代,一个人一定会茫然至死,他的郁闷、迷茫,一切的心理问题都会出来,最根本的问题是他自己不能够做出清晰的判断。

教育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让一个人能够发现自我、探索世界,就是这么简单的八个字。

学习其实是一个人去思考我和世界的关系是什么,世界是什么样的,我是什么样的,我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在这样一个思考过程中,从零开始变成一个有判断、有思考、有选择的成熟个体,这样的一个成长过程才是学习。

一个人在对我要过一个怎样的人生的思考中,自然要接收很多信息,他要处理这些信息,这就是一个自然的学习过程。

3

教育唯科技论,

可能让我们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内容摘自纪中展演讲

最近两到三年时间,我有一些警惕,尤其是对大家这种唯科技论、唯技术论,感觉过去所有的问题好像全都可以通过科技革命、科技进步解决,我觉得这有可能陷入另外一种问题。下面我就来分享一下我的几个警惕和思考。

第一个警惕,就是担心我们会不会从过去“提分”的焦虑进入到另外一个“提能”的焦虑。也就是说从一个问题走向另外一个问题,从一种焦虑走向另外一种焦虑。

第二个需要警惕的就是,快和慢之间的关系。技术确实推动了快,但慢该怎么做出来?当快科技遇见一个百年树人的慢教育会怎么样?我们要不要在快科技中慢一点?到底需要怎么慢?

 

第三个问题我们该怎样对见识、知识、常识排序,在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跨度上如何排序。

几年前我曾做过一档对谈式的节目,一个创业家问我,现在创业拼什么?我说不知道,他说现在拼的是见识。后来有一天我把自己微信收藏夹里的文章粗略地翻了翻发现都可以删掉,尤其上面写“干货”两个字的,三个月不看就可以不用看了。

所以见识固然重要,但是它是不是起到决定性的重要作用?不一定。

第四个需要警惕的是,科技不等于教育,而且科技不一定能够完全解决教育的问题。如果我们唯科技论,就回陷入另外一个执念,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人人都可以是自媒体,人人都可以成为导演、老师,但不是人人都能去教别人。现在知识付费把本来的体系切割成越来越多的碎片,我极其警惕我们的小朋友接受的是零散式、碎片化的知识,而不是在他应该学体系的时候没有去学习体系。

第五个问题是优化和迭代,到底要不要像软件、App一个星期一迭代那样去迭代我们现在的教育?我们每个人可能每个星期、每个月都会去迭代,但我们的课程是不是需要这样迭代?一位知识付费领域的大V经常在讲完一个道理后说,我的知识又更新、迭代了。

他可以给成人这样讲,给喜欢听通往财富之路的人这样讲,但是今天和小朋友讲这是对的,明天又说是错的,是因为他的知识发生迭代了,这很可怕。

还有一个需要警惕的是,资本和创业圈的问题不要影响到教育。现在创业很热,很多机构都拿到了天使轮、早期投资。但是在教育这个领域,要不要让生意人出去,让真正热爱教育的人进来,这是一个很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

另外在讲学的标准化和习的个性化过程中,我们怎么能够去深入地思考,怎么在学的标准化以及习的个性化方面更深入?回到教育的本质和本身,到底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孩子?

我与自己的孩子交流,跟他谈论到底应该培养他些什么,后来我想,不就是要找到适合他生长、生存的方式吗?我们怎么去做一个教育,能不能有很好的教育方式和内容?这个是很关键的。

每一次我在听技术、听变革、听新东西的时候,都充满了警惕。这不代表我否定或者抗拒发展,实际上我更希望我们能够多去思考一下到底什么是教育,能不能对教育心怀敬畏?

更多论坛精彩内容,请点击菜单栏

【想约你】-【2018信睿论坛】查看哦~

近期好文推荐


[深度] 看清这几个趋势,比别人活的更明白

[人物]这位口吃失聪多病的数学家,怎样写出了世界经典儿童名著?

[大事件]2018信睿论坛,尤瓦尔来啦!

[历史]拿破仑:彪悍的人生什么样子? 

[荐书]一本睁大眼睛看完的书

[影视]黄轩Angelababy这部新剧,大家都误会了

[历史]最动荡的40年,又一位国王人头落地

[话题]扎心!10年间人与人的差距竟拉开这么大

[书单]10月新书推荐[话题]70后的审美教育是零?我笑了……

-End-

编辑:YQ  责编:Yoyo

2018.10.31

更多经典书单和深度好文

欢迎关注中信出版集团」公众号

近期新书一览,点击书封即可看到有关内容!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你对教育的这几点误解,很容易影响孩子